首页 都市言情 楚氏风华

第九百一十五章 豆包虽小,可那也是太子殿下

楚氏风华 墨香菲思 9883 2020-06-27 13:10

  酷爱小说网,最快更新楚氏风华最新章节!

   被陆从枫虐到怀疑人生的令予安,此刻是深深的觉得人间不值得。同时他也恨不得抽那个闲着没事在小豆包面前说陆从枫坏话的自己。

  活着不好吗?非得去搞这种作死的事。

  小豆包慢吞吞的挪到趴在那犹如“死狗”的令予安身旁,蹲下身体,用树枝戳了戳令予安的脸关心的问:“你还活着吗?”

  “应该是活着的......”令予安有气无力的回道。

  “殿下。”陆从枫微笑着一边擦着手一边走过来道:“方才臣使的那套拳法您记住了吗?”

  小豆包......

  这个问题事关令予安的安危,他得谨慎回答。

  就在他要回答会了的时候,就听陆从枫不紧不慢道:“若是会了,臣再带您巩固一遍,若是不会也没关系,臣再教一遍。”

  小豆包......

  也就是说,不管回答会还是不会,令予安都有可能再挨一顿揍呗?

  “从枫......”小豆包打了秀气的哈欠道:“我困了,想要睡觉。”

  “殿下。”陆从枫和蔼可亲道:“这个时辰睡觉的话有点早,您在坚持一会儿。”

  “老陆......”令予安听不下去了。他抬起头来看着陆从枫用控诉的语气道:“好得我也是个大人了,您能不能别老打我啊?”他也是要面子的好吗?

  “你确实是个大人了。”陆从枫看着令予安阴恻恻道:“可还能大过我去?”

  令予安......

  这家没法待了!

  “从枫!”小豆包吧嗒吧嗒的跑到陆从枫面前拽了拽他的衣角可怜兮兮道:“以后我听话便是,你就不要再打予安了。他本来就傻,再打下去更傻。”

  令予安......

  虽说这是求情的话,可他觉得自己好像不太开心呢。

  小豆包的可怜兮兮终于唤醒了陆从枫的良知,他弯下腰狠狠的搓了一把小豆包的脸道:“殿下您是搞错了,臣这是在叫您拳法。”

  令予安......

  小豆包瘪瘪嘴,什么都不敢说。

  他虽贵为太子,可寄人篱下。受点委屈......也是应该的......

  “老陆啊......”令予安幽幽道:“豆包虽小,可那也是太子殿下。您这么的......有点不太合适吧?”

  说真的,令予安每次见陆从枫搓小豆包的时候,他都觉得脖子后面凉凉的。

  那是太子啊~储君啊~长的再可爱也不是他这等凡人能搓的吧?

  “呵呵!”陆从枫皮笑肉不笑道:“觉得不合适,你去把陛下找回来。”

  令予安......

  “没关系的。”小豆包捧着自己的小脸蛋,用着他这个年纪不该出现的深沉语气道:“父皇说了,人在从枫的屋檐下可以低头。从枫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所以,爱搓他就搓吧,他不怪罪便是了......唉!

  陆从枫原以为钟离烨身为一国之君再怎么不着调,也不会做出离家出走时间太久的事。最晚,年底也能回京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位帝王在外面玩野了心。他并没有在年底回京,而是在年后开了春才回京。

  这让他差点把已经将长平侯府当做自己家的小豆包太子直接打包给他空投过去。

  小豆包作为尊贵的太子殿下,基本的眼力劲也是有的。他敏锐的察觉到他最喜欢的从枫,已经在暴走的边缘徘徊。也就很识趣的减少出现在对方眼前的几率。

  他也怕啊!他现在就好比那可怜没人爱的小白菜,要真是被打了,他都没地去告状。

  当踏上托别已久的上安城的土地时,楚玥突然体会到那些归国游子的激动之情了。

  她从未发现,原来她是这样热爱着这座城。

  就在楚玥满怀感慨的时候,钟离烨在她身侧幽幽来一句:“先别急着回楚府,去长平侯府把太子接回宫中。”

  ......楚玥看着钟离烨欲言又止。

  她很想和钟离烨说:她现在去长平侯府,就好比拿肉包子打狗——容易回不来。

  然而,这种隐晦的话她无法与钟离烨说。

  还好,月景萧明白了楚玥的欲言又止。他格外体贴的向钟离烨道:“臣去长平侯府接太子殿下吧!这一路上小楚大人也累了,不若让她早些回去歇着吧!”

  三师公~楚玥热泪盈眶。如果可以她都想奔向自己那温柔和蔼又可亲的三师公的怀抱。

  月景萧......

  也还好钟离烨没有非得让楚玥去长平侯府接小豆包,他十分客气的对月景萧道:“那就有劳子房了。”

  月景萧但笑不语。

  其实钟离烨可以亲自去长平侯府接太子回宫。但是......他也不太想见到陆从枫。他倒不是说怕陆从枫一个激动以下犯上,他是着实不像看到陆从枫那黑到极致的脸。看多了,晚上绝对会做噩梦的。

  一行人先是送钟离烨回宫,钟离烨体谅这些人这小半年来的舟车劳顿,大手一挥给了他们放了五天的小长假。

  一行人谢恩后,该回卫居的回卫居,该回镇抚司的回镇抚司。该回家的......是头也不回的就回家了。

  而肩负去长平侯府接太子殿下回宫的月景萧,却站在宫门前抬头望向天空微微叹了口气。

  他们都不愿意这个档口去见陆从枫,他亦是。毕竟陆从枫那张大黑脸他也不想见了。

  见多了真的会做噩梦的。

  可那又能怎么办呢?总不能让楚玥去长平侯府肉包子打狗吧?

  月景萧去长平侯府前,先去酒肆买了两壶好酒,又去茶坊买了两斤陆从枫惯喝的茶叶之后,才去长平侯府。

  去了长平侯府之后,月景萧并未见到想象中的那张黑到极致的脸。相反,还是一张如三月春风般的小脸。

  “回来啦。”陆从枫很自觉的从月景萧的手中将酒和茶接了过来道:“来就来,怎么还带东西。”

  月景萧......

  “那个,怀信啊......”他刚开口,陆从枫便打断道:“先别急着说话,坐下喝杯茶。”

  这茶......他并不想喝......

  说真的,他宁愿陆从枫黑着脸散发着恶势力的气息,也不愿陆从枫这么满面笑容如春风般对待自己。

  因为他这样更吓人......

  月景萧端着茶杯思索着该如何稳准狠的进入话题,而陆从枫却又道:“这茶是令予安前些日子买来孝敬我的,你也尝尝。”

  “好茶,好茶。”月景萧敷衍道。

  “怀信。”月景萧将茶杯放下,笑着道:“我是来接殿下回宫的。”

  “接殿下回宫啊?”陆从枫眨了眨眼睛慢吞吞道:“可昨日殿下说甚是喜欢我这长平侯府,想要再多住些时日。”

  “陛下也甚是想念殿下。”月景萧幽幽说道。

  “这样啊~”陆从枫放下茶杯叫来元遥吩咐道:“去请殿下。”

  元遥应了一声便去请小豆包了。

  过了一会儿,小豆包倒腾着小短腿走了进来。见到月景萧的时候,双目一亮,立刻吧嗒吧嗒的朝着月景萧跑去,嘴里还喊道:“景萧,景萧,我可想你了。”

  月景萧起身行礼道:“见过殿下。”

  “景萧不必多礼。”小豆包扯着月景萧的衣角十分高兴的问:“父皇是不是也回来了?”

  “殿下。”月景萧蹲下身子对小豆包说:“臣是奉陛下之命前来接殿下回宫。”

  “真的吗?”小豆包一听回宫二字无比激动。

  “是真的。”月景萧眉眼弯弯,温和无比。

  看着这温和无比的月景萧,小豆包的内心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发现,院子自己最喜欢的不是从枫,而是景萧。

  瞧瞧......景萧多温柔啊!

  “咳咳!”他的身后传来陆从枫似是而非的咳嗽声。

  月景萧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小豆包那开心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景萧......”小豆包后退了一步,奶声奶气的说:“我很喜欢长平侯府,所以要多住些时日。景萧你回去告诉父皇,就说我过些日子再回宫。”

  这点点大的小豆包因生活所迫都会开始说鬼话了。

  “怀信啊!”月景萧的笑容有些僵硬,他道:“孩子再小那也是太子,你这么把人扣下不太好吧!”

  “子房此话怎讲?”陆从枫一脸惊讶的说:“都说是殿下喜欢我这侯府,怎地就成了我将他扣下了?”

  陆从枫这番不要脸的话让月景萧很想对他来上一句:你有本事摸着良心说一遍。

  “不信,子房再问问殿下。”陆从枫老神在在的补了这么一句。

  “景萧。”小豆包用十分天真的笑容说着最违心的话:“我真的很喜欢侯府,是真的要多待些时日。”

  月景萧......

  他满心复杂的摸了摸小豆包的头发,发自内心的叹气。

  看看把这孩子给吓的,明明是个太子,却因生活所迫,不得不妥协于某个人的恶势力。

  最后月景萧空手而回,而小豆包太子则耷拉着脑袋站在那里,一副人间不值得的样子。

  “殿下。”陆从枫笑眯眯的朝着小豆包招了招手,那表情就跟个狼外婆一样。

  唉!小豆包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过去。

  “晚上要加个鸡腿!”小豆包十分严肃的说道。

  “两个鸡腿吧!”陆从枫一副好商量的样子。

  他将小豆包抱到腿上,捏了捏他肉乎乎的小脸道:“明天带殿下出城游湖去。”

  “就你我二人吗?”小豆包很是纠结。若只有他与从枫的话,那他也太惨了。

  “顺便叫上小楚大人。”陆从枫幽幽说道。

  小豆包没能注意到陆从枫再说小楚大人时语调中的阴测。他十分开心的说:“好啊!我最喜欢小楚大人了,他身上香香的,一点都不臭!”

  “殿下怎知小楚大人身上是香香的?”陆从枫抓住了重点。

  小豆包一脸天真的道:“因为我每次遇到小楚大人都喜欢让他抱,每次一被他抱着都会闻到一股香香的味道,很好闻的。”

  陆从枫呵呵一笑没有说话。

  那是他的女朋友,从来都没主动抱过他......

  可不知为何,小豆包总觉得自己后颈凉凉的。

  当钟离烨得知自己儿子被陆从枫扣下后,他陷入了沉默。而候在一旁的温柏怡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这陆侯爷......当真是越发过分了。

  “要不,您找个时间亲自去接?”月景萧问道。

  ......“既然若华喜欢侯府,那就让他再多待些时日吧......”钟离烨这样说道。

  月景萧沉默了一下才慢吞吞道:“怀信脾气挺好的。”

  脾气......挺好?钟离烨想起多年以前陆从枫单手卸人大腿骨的事......

  陆从枫的脾气要是能算的上挺好的话,那这天底下就没有脾气好的了......

  “无妨......”最后钟离烨有些艰难的说:“过些时日朕亲自去接若华。”......

  其实楚玥最近最不想见的就是陆从枫,虽说是不可能不见的,但起码她这两天是不想见到陆从枫的。

  但她没想到陆从枫会在她回京的第二天主动找上门来......

  楚玥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府门,望着站在那里幽幽望着自己的陆从枫尴尬的笑了笑。

  她在心中叹了口气走过去问道:“你怎么来了?”

  陆从枫没有说话,倒是一直坐在马车里的小豆包按耐不住了。他一把掀开车帘冲着楚玥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乖巧的叫了一声:“小楚大人!”

  楚玥愣了一下才行礼道:“见过殿下。”怎么把小豆包也带来了?她在心里嘀咕道。

  小豆包小大人似的摆摆手道:“小楚大人不用多礼。”

  楚玥微微一笑道:“殿下唤臣行之便可。”

  “好啊!”小豆包朝着楚玥招招手道:“行之行之,你快过来!”

  楚玥朝着小豆包走过去询问道:“殿下可有吩咐?”

  “行之,从枫说今日带我等去游湖。”小豆包十分开心的说道。

  “游、游湖?”楚玥将疑惑的目光转向陆从枫。

  而陆从枫则报以客气的笑容。

  楚玥......

  “您怎么没回宫?”楚玥疑惑的问小豆包。

  这钟离烨都回宫了,照理说小豆包也应该回宫了啊?父子俩那么长时间没见面,不想念吗?

  一提回宫二字,小豆包脸上的笑容就有了明显的僵硬。

  他也想回宫去见父皇啊~这不是被某位良心坏到头的侯爷给扣下了嘛......

  楚玥见小豆包的笑容有些僵硬,便将狐疑的目光转向陆从枫。

  陆从枫见楚玥看向自己,便朝她报以纯良的笑容。

  楚玥......

  “侯爷,请借一步说话。”她一本正经的说道。

  “小楚大人这边请!”陆从枫也一本正经的邀请。

  两人走到一旁,楚玥严肃的问:“殿下为何未回宫?”

  陆从枫慢悠悠道:“殿下说甚是喜欢我那侯府,想要多待些时日。”

  楚玥挑眉,眼神意味深长。陆从枫说的这话,她一个字都不信。她道:“你可别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来啊。”

  她真怕陆从枫一个激动,携小豆包以下犯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