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风起天禁

卷二·离家历练 第五十六章:神魂秘术

风起天禁 羽落定乾坤 4145 2020-10-20 14:34

  

  约摸一刻钟的时间,

  石门才松开了水凝霜的手,这时石门开始缓缓的颤动,一点点的上升。看着石门慢慢的打开,风墨等人全力戒备,生怕门后还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等着他们。

  随着石门的打开,通道又重新亮了起来,攻击水弘业父子的冰锥也随之停止。捡回一条命的水弘业也顾不得儿子现在虚弱的样子,一把捞起水天行就飞快的向风墨他们靠拢,实在是被吓着了。

  “皇叔可有大碍?”

  冷冷的瞥了一眼难以站立的水天行,水凝霜收回眼神看着水弘业,

  “并无大碍,只是消耗有些打,都怪我管教不严,差点酿成大祸危及公主殿下,还请公主殿下恕罪!”

  “既然管教不严,那皇叔就再多管教管教,至于水天行入皇城的时间,我看可以稍微往后推迟一段时间,否则就算入了皇城,也是只会给皇叔惹来麻烦!”

  水凝霜的语气和之前全然不同,少了一分亲情,多了一分淡漠,这让水弘业意识到了水凝霜很生气,要不是现在水天行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真恨不得抽他几大耳刮子。

  “唉!”

  知道水凝霜的性格,说一不二,做下的决定就不会更改,水弘业只能无奈的叹气,本来希望儿子能够早日入皇城,这样也能帮他的忙,好让他尽快离开边州城,回到家族。

  此次的墓府之行,本来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只要水天行表现的不错,升甚至可以提前入皇城,参加皇室子弟的培养。谁知水天行不争气,不仅没有好好的表现,反而接二连三的惹下麻烦……

  水天行如今已是十八岁,若是今年再不入皇城,将再无机会,听见水凝霜一言断定了他的前路。让他再推迟几年,说的好听,但是超过十八岁,是无法参加皇室子弟的培养的,想着眼中闪过一丝怨毒。

  “好了,这些小事以后再说,现在石门已开,我们还是先行找寻水月姑祖的传承。”

  不再理会水弘业父子,水凝霜带头跨入了完全开启的石门。石门后没有很么玄机,只是一个巨大的石室,数百年不曾开启,早已布满了尘埃。

  “姐姐,你看,那是不是就是水月姑祖?”

  随着水凝烟的手指的方向,风墨几人看见一道身形盘腿于石座上,鹤发清颜,咋然一看,完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本以为水月老祖还活着,众人飞快的来到身形前,却是发现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气息,还只是肉身保存十分的完好。在水月老祖的不远处,还有一副骸骨,想来就是当初与之大战,被斩杀的离火皇朝老祖。

  看着水凝烟几人恭恭敬敬的给水月老祖磕头,风墨却是接过黑球,来到了离火皇朝老祖的骸骨旁,他似乎感觉到骸骨有异样。

  黑球更是从风墨的怀里跳了下来,不停地围绕着骸骨一边嗅一边扒拉,好像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在吸引着它。不多时,黑球竟然在头骨的正下方扒拉出一枚火红的珠子,就要往嘴里送,居然是一枚魂珠。应当是当初离火皇朝老祖临死之际凝结而成,不过当时水月老祖重伤濒危,没有注意到这枚魂珠。

  从黑球的口中抢下魂珠,不理会黑球的抗议,风墨仔细观察了起来,确定没有任何危险后,这才用神魂去查探魂珠内部。

  刚一接触魂珠,就吓得风墨一身冷汗,魂珠顺着风墨的神魂瞬间进入到他的神魂海,好在没有发生什么其他的危险。

  进入神魂海的魂珠慢慢的碎裂,释放出一段段的信息,

  “老夫烈阳天,偶得一神魂秘技,适逢玄水皇朝水月老妖婆撞见,于是大打出手,于云岭山苦战数月,终是不敌……为避免此神魂秘技再度失传,余以残存魂力,记载次神魂秘技之法,附上我离火皇朝镇族功法——焚天离火诀,望后世之人有幸能得此功法、秘技,不望尔能为吾报此大仇,只求他日能佑我离火皇朝免遭大劫……”

  一段信息下来风墨心中大喜,竟然是神魂秘技还有离火皇朝的焚天离火诀,这可是别人终其一生都得不到的东西,没想到在这座小小墓府中,被他轻易的得到了。

  风墨现在的神魂力堪比灵王初期,这主要还是归功于天禁老祖当初的残存魂力,现在又得到神魂秘技——魂诀,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可以说,这次墓府之行,最大的得益者是他风墨。

  “哈哈哈……妙哉!妙哉!”

  一声笑声从水月老祖的肉身中传出来,不仅吓得水凝烟众人大吃一惊,更是惊得风墨机械的扭头,看向水月老祖。

  “是水月姑祖吗?您还健在?”

  纵然吃惊,不过水凝霜还是问道,不过却没有回复,只见肉身中闪出一团光华,慢慢的成形,赫然是水月老祖的模样。随着光华离体,水月老祖的肉身也就烟消云散,只留下一副骨架。

  “我已经作古数百年了,如今不过是一道残魂在肉身中苟延残喘,想来你们就是我玄水皇朝的直系后代吧?”

  残魂打量着水凝霜姐妹两,从她们的身上,她感觉到了血脉的亲近感。

  “回姑祖,我们正是水玄老祖的直系后代,我是水凝霜,这是妹妹水凝烟。”

  “哦?你们是我大哥的后代?好!好!好!姐妹两都是不错的天赋,比之我都有过之无不及。”

  听见是自己大哥的直系后代,水月心里很是欣慰,尤其是小的水凝烟,十四岁就有灵师巅峰的修为,可以说是玄水皇朝有史以来天赋最高的人。

  “数百年的时间,方才找到姑祖的墓府,让姑祖仙身流落在外,实在是我们这些后辈的过失,还请姑祖责罚!”

  “唉!如今还谈什么责罚,那不过是一副臭皮囊罢了,对了,那个小家伙是谁啊?应该不是我玄水皇朝的后辈。”

  听见姑祖问起风墨,水凝烟红着脸抢先答道:

  “姑祖,那是墨风哥哥,之前我被离火皇朝的暗探所抓,是墨风哥哥救了我,这次他是来保护我的!”

  听水凝烟这么一说,水月这才仔细的观察着风墨,惊奇的是,连她都看不透风墨的修为,不过能隐隐的感觉到,在几个人中,除了江老,就属风墨的实力最强。

  “好运的小家伙,竟然得到了烈阳天那个老怪物的传承,当初我大劫将至,没有多余的时间查探,倒是便宜你这个小家伙了!”

  这句话却是对着风墨说的,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水月老祖会和他说话,还是有点受宠若惊。

  “水月前辈,都是小黑球的功劳,不然我哪有这样的运气。”

  说着还摸了摸黑球的脑袋,这会儿倒是毫不吝啬的夸奖起来。没有在意风墨的话,水月再次看向风墨,

  “不管是如何,那是你的机缘,我还不至于去抢夺你这么一个小家伙。不过,将来你若敢对烟儿不好,不管你是谁,玄水皇朝就算是天涯海角都不会放过你!”

  这句话听得水凝烟在一旁含情脉脉的看着风墨,娇羞不已。风墨唯有连连称是,水月老祖的意思他很清楚,自己的假身份已经被看破,这是一句蕴含提醒的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