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风起天禁

卷二·离家历练 第五十七章:离火烈天炎

风起天禁 羽落定乾坤 3968 2020-10-20 14:34

  

  “好了,其余的话也不多说了,你们此次的来意我也清楚,你们两姐妹向前来,我这就将其传授给你们。小家伙,麻烦你和他们一起护法,不要让我们受到打扰!”

  这个场面何其的眼熟,几乎和当初自己传承天禁诀时一样,这让风墨不禁又想起了天禁老祖宗,情绪陡然降低。

  风墨一边护法,一边参悟着魂诀,这本神魂秘技没有任何的品级,只是讲述了如何提升神魂以及固养神魂的修炼之法,可以说是最低品级的秘技,也可以说是最高品级的秘技。

  除此外,魂诀还记载了众多威力强大的魂技,攻击、防守、控制等,烈阳天自得到这部魂诀,都还没来得及参悟修炼,就和水月大战,身死道消。否则,与水月大战,谁生谁死那还不一定。

  神魂攻击向来是最神秘莫测的攻击,无迹可寻,伤人于无形。再者,修炼魂诀,有助于风墨阵道的提升,一经参悟,连为水凝烟她们护法的事情都忘记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风墨才从修炼中醒过来,发现大家都在等着他,很是不好意思。看着水凝烟红肿的眼眶,风墨不禁问道:

  “怎么了?水月老祖呢?”

  这么一问,本来已经止住泪水的水凝烟又哽咽起来,

  “墨哥哥,水月姑祖她彻底的仙去了,临走时,看见你在修炼,还叫我们不要打扰你!”

  一番话,听得风墨心里也是酸溜溜的,得到了莫大的好处,自己护法却还不专心,竟然修炼了起来,换做是其他人,早就忍不住一巴掌拍过来了。

  替水凝烟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风墨收起地上烈阳天的骸骨,期望有朝一日能够他重回故土。

  “好了,既然此间事情以了,我们还是尽快出去吧!”

  同样难过的水凝霜,相较于妹妹来说比较理智,知道此地也不可久留,于是提出尽快离开的想法。

  一行人按照原路返回,路过通道时,风墨很是眼馋石壁上的夜明石,不过又不好意思动手去挖,毕竟从水月老祖的墓府得到不少好东西,如今连她的墓府也不放过,实在下不去手。

  看出了风墨的想法,水凝霜看着他说:

  “想要就挖,姑祖临走前交代,把她带回玄水皇朝,骸骨我已收敛,这个地方待出去之后,我们就会将其埋葬。”

  既然水月老祖都这么交代了,风墨也就不再客气,将黑球放在地上,开始动手挖起来。短短十几个呼吸,整个通道的夜明石都被风墨等人挖光,只留下了一枚拿在手里用来照明。

  仅仅是风墨一人就拿了上百枚,再加上水凝烟给的,足足一百五十枚夜明石,这可都是炼器的上好材料,风墨整个人都笑开了花。

  一行人来到墓府口,却突然停了下来,墓府外实在是太安静了,安静的可怕。风墨悄悄的将黑球丢在圣灵空间,慢慢的靠近水凝烟。

  “烟儿,你还记得我给你的阵盘吗?待会儿就用我告诉你的方法,用阵盘保护自己。”

  “墨哥哥,有什么事要发生吗?”

  虽然水凝烟也觉察到了不对劲,但是感知还是没有风墨等人敏锐,现在外面已经有人埋伏起来,想要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哼!离火皇朝的各位,既然来了,何必偷偷摸摸,难道离火皇朝的人都那么见不得人吗?”

  冷哼一声,水凝霜打破了静的可怕的氛围,目光看向几处可疑的地方,目光所到之处,皆有人现身出来。

  “哈哈哈~~~,不愧是玄水皇朝的长公主,感知力就是不错,就这样杀了太过可惜,不如跟我回去,做我的侧妃如何?哟!还有个小公主啊,一起如何?”

  一个一袭红衣,发束金簪的少年走了出来,起身后还跟随着两位灵王巅峰以及数位灵宗不等境界的随从。

  少年是离火皇朝三皇子烈天炎,年十六,灵宗中期修为,从水凝霜姐妹刚到边州,离火皇朝就得知了消息,让烈天炎前来。烈天炎很早就到了边州,但是没有急着动手,而是隐藏起来,准备坐收渔利。

  “我当是谁,原来是离火皇朝最废物的皇子,烈天炎,你以为凭你们几个歪瓜裂枣就能留下我们?”

  看见只有灵王巅峰的强者,水凝霜暗暗放下心来,不着痕迹的看了看身旁的江老。

  烈天炎本性暴躁,所展现出来的全是自我伪装,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说他废物,然而事实是,他确实是离火帝三个儿子中修为天赋最差的一个。

  “水凝霜,你休要逞口舌之利,不要指望你身旁的老东西,会有人收拾他的!火老,你还不出来,难道真要看着本殿受辱不成?”

  “三殿下息怒,老奴这就将他们全部擒拿,为三殿下消气!”

  不温不火的声音从一处虚空传来,随后,被称为火老的一老者施施然走了出来,站到了烈天炎身旁。

  “火老怪,原来是你,十几年前你败于我手,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如今还敢在我的面前大放厥词?”

  一步踏出,江老直视这火老怪,两人十几年前曾经交过手,江老以一招险胜。对于江老的话,火老怪不屑一顾,

  “今天可不是来和你单挑的,你要打败我需要花多少时间?我只要拖住你,就凭剩下的人,能够逃得出两位灵王巅峰的手心吗?”

  此话一出,水凝霜等人皆是脸色一变,己方除了水弘业一个灵王巅峰,并且之前在通道有不小的消耗,剩下的修为最高的就是灵宗后期的水凝霜,其次是个半死不活的水天行,至于风墨和水凝烟,完全被忽视了。

  水天行的神色有些不正常,风墨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就在这时,水天行突然发难,袭向修为最弱的水凝烟。

  “水天行,你要做什么?”

  “天行住手!”

  事发突然,水弘业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水凝霜更是又急又怒,奈何来不及阻止。

  就在水天行快要得手的时候,只见风墨不急不忙的揽过水凝烟的纤腰,向后一撤,轻轻松松的脱离了水天行的攻击范围。

  “哼!早就看你眼神恍惚,有些不对劲,一直提防着你,只是没想到你的目标却不是我!”

  冷哼一声,风墨盯着眼前丧心病狂的水天行,要不是为了顾及水弘业,现在他早已是一具尸体。

  “天行,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可知道以下犯上是什么后果?”

  “父亲,还能有什么后果,我前路已断,现在我还要顾及什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