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风起天禁

卷二·离家历练 第五十四章:镜花水月

风起天禁 羽落定乾坤 3833 2020-10-20 14:34

  

  云岭山。

  据水凝霜得到的消息,姑祖水月的墓府就在云岭山之中,并且已经有了个大致的范围。云岭山脚,一行人从五阶灵兽水云龙鹤的背上跳下来,开始步行。

  一行六人,除了风墨、水凝霜姐妹、水弘业之外,还有个少年以及老者。少年是水弘业的儿子,水天行,十八岁左右,灵宗中期修为;老者只知道姓江,灵皇巅峰,是玄水帝派来保护水凝霜姐妹的。

  风墨羡慕的看着被水凝霜收进灵兽袋的龙鹤,再看看怀里睡得不省兽事黑球,真有种把它丢在地上的冲动。

  有风墨陪着一起,一路上水凝烟都显得特别的开心,就是走了一段时间,有点怀念风墨那并不宽广的背,奈何姐姐他们都在,不好意思让风墨背。

  知道了大致位置,找起来不是很费劲,没过多久,就找到了水月的墓府。说是墓府,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洞府,水月当年身受重伤,只能草草的开辟出了一个洞府,几个洞室。

  站在墓府前,几人都十分高兴,水弘业打头阵,就要踏进墓府,被风墨说话阻止了。

  “等等,有阵法禁制!”

  虽然风墨提醒了,但是水弘业不以为然,数百年的时间,即便有禁制,恐怕也没多少威力了。一柄长枪出现在水弘业手中,运转修为,就向禁制刺去。本以为能轻松的破掉禁制,谁料不但禁制没破,水弘业还被反震之力震飞出去。

  “嘶!好强!”

  灵王巅峰的水弘业都无法撼动禁制,让水凝霜眉头紧皱,无奈之下,她只好求助于江姓老者。

  “还请江爷爷出手,破掉墓府禁制!”

  江老上前,隔空屈指一弹,一道强劲的灵力向着禁制激射而去,却被如数的奉还回来,被江老躲掉。江老也很诧异,于是凝聚出一把魂兵长刀,对着禁制劈砍而去,同样被反震回来。

  “江老可否先停手,稍作休息,让我来看看!”

  看着江老还要再次出手,风墨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说到,江老回头看向水凝霜,似乎再等她的答案。还不等水凝霜反应过来,水凝烟却是连忙开口:

  “江爷爷,你让墨哥哥看看吧,墨哥哥会阵道,说不定他能够解开禁制呢。”

  水凝烟的一句话,让余下的四人惊讶的眼光都刷刷的看向风墨,这才多大年纪,不仅修为让人捉摸不透,竟然还是为灵阵师。

  “既然墨公子是位灵阵师,那就劳烦墨公子了!”

  丝毫没在意水凝霜的话,将黑球递给水凝烟,风墨开始仔细打量着禁制,约摸一刻钟的时间,总算是理清了其中的门道。

  “这是一座帝级阵法禁制,类似于镜花水月,外界的攻击有多强,那禁制反弹的攻击就有多强,想要强行破开,是不可能的。”

  水月当年设置这个禁制,是为了防止一些灵兽进入墓府,毁坏了她留下的传承。风墨的话让几人露出了失望的的神情,帝级阵法禁制,怎么可能破的了。

  “墨哥哥,你有没有办法?”

  其实就算水凝烟不问,风墨也打算试试,这么长的时间,虽然是帝级禁制,威力还在,但是阵纹已经完全暴露在风墨的眼中。这可是一个很强的阵法,要是能将其学会,将来可以说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对着水凝烟点点头,风墨开始专心研究阵纹,神魂力不断地游荡在禁制上,待到将阵纹记录在玉简上,已经过了两个时辰了。

  阵纹已经全部记录,但是风墨怎么也找不到阵眼所在,就在刚有一点点感应时,有人等的不耐烦了。

  “喂!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让我们干巴巴的在这儿等你?”

  在水天行看来,风墨怎么可能解的开帝级禁制,完全是在浪费时间。被突然打断,风墨很是恼怒,瞥了水天行一眼,

  “你行你上,不行就给我安安静静的待着,要不是烟儿,我才懒得帮你们破禁制。”

  水天行还要待说什么,却被水凝霜的冰冷的眼神盯了回去,水凝烟也愤愤的看着他,说她的墨哥哥,就是不行,气愤的样子实在可爱。

  被水天行打断,风墨再难找回刚才的那一丝感应,到嘴的肥肉眼看就要吃了,却被突然惊掉在地上,现在杀了水天行的心都有了。

  “唉!”

  “墨公子,出了什么问题?”

  “刚才已经有了一丝感应,却突然被打断了,不然这禁制应该是解开了。”

  风墨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水天行,顿时将后者吓得冷汗直冒,要是水凝霜真的相信了风墨的话,那他就真的惨了。

  “大公主,千万别信这小子的话,他自己解不开禁制,就将黑锅扔在我的头上。”

  “闭嘴!”

  到了这个地步,水凝霜可是不相信风墨真的没办法解开禁制,只是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时,一旁的水弘业连忙站出来,对着风墨深深躬身,

  “是我管教不严,致使小儿冲撞了墨公子,还请墨公子不要因为而迁怒。”

  水凝烟在一旁捂着嘴偷笑,她可是知道,风墨完全是为了吓唬一下水天行。

  “事到如今,只好再请江老全力出手一次,我试试能不能在一瞬间找到阵法的阵眼。”

  不待水凝霜点头,江老主动出手,又是一招劈砍,种种的砍在禁制上。就在那一瞬间,风墨感应到在禁制的正上方,一处石壁有轻微的波动,这才完全明白过来。

  原来加上那一处石壁,才是完整的禁制,才是阵眼所在。风墨果断出手,一记赤焰斩将一大片石壁整个削下来,包括其中的阵眼。

  随着阵眼被风墨取下来,禁制不攻自破,墓府的大门也随之敞开。

  “我就知道墨哥哥一定可以解开禁制的,哼!”

  水凝烟微微偏头,大声的话音说的水天行面红耳赤,无地自容。

  记录下来的镜花水月阵图,风墨没打算拓印给水凝霜他们,算是为他们解开禁制的报酬了。

  几人顺利的进入了墓府,却没发现,在外面不远处,有几个身影若隐若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