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细作

边缘人物她重生了 璇昭 8225 2021-02-22 16:01

  

  暂且不论唯刃被那小头子气的翻了多少个白眼,如今,阵法之中也不算太平。

  而事情还要从之前唯刃那挑衅一般的言词中说起。

  他们都是宗门内心高气傲的优秀弟子,被人如此轻贱,如何能任的下这口气。

  其中还要属之前那位妙法仙门的弟子,怒气最盛“他这是看不起谁呢?说我们胆小?真是笑话!兄弟们,他们都这么说了,你们这还能忍?”

  原本有人就憋着一口气,听到这番说词,当下便站了起来“我忍他大爷!”

  眼看着那人就要往外冲,还是被云朝拦了下来“你去做什么?”

  “做什么?小爷要亲自出去将他剁成肉泥。”

  “你凭借什么剁他?凭借你那只有出窍期的修为,还是凭借你的一番热血。”

  那人像是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一般,心里的怒火当下就熄灭了一半。

  “但……但也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啊,而且那魔修那么说我们,你就不生气么?”

  “生气,生气又如何,这个时候生气引起的冲动除了能让我们送命,能帮你直接进阶到化神期么?”

  那人慢慢冷静了下来,同时也开始反思起了自己的冲动。

  只是还未等他想明白什么,却见那妙法仙门的弟子又跳了出来,他似乎并不赞同云朝所说,继续唱反调“云道友这么说不合适吧,我们做修士的所为之事,不就是匡扶正道,除魔卫道么?你这三番两次的出来阻止又是什么意思?”

  “除魔卫道也要量力而行,而不是贸然上去找死送死。”

  这回不止是银星和云朝,早有所觉得那名天音阁女弟子也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

  妙法仙门的弟子浑然不觉,仍然继续道“就算如此,我们也可以先出去同那些魔宗弟子厮杀,至少也能帮苏道友和魏道友分摊一下压力不是么?”

  有人听到这里,忍不住点了点头。

  于是开始帮腔道“确实,就算那化神修士我们没法对付,也可以解决掉他们身后那些魔宗弟子,他们的修为和实力不如我们,要是对服他们其实还是很容易的。至少总比什么都不做要来的好。”

  “说的就是,冷眼旁观,并非我正道弟子的作风。”

  这个时候一个同为妙法仙门的男修,突然搭上了说话弟子的肩膀,嬉皮笑脸道“以前都没发现师兄是个如此心怀天下,又充满正义的人。”

  那人的眼底划过一抹慌乱,打掉对方揽他身上的手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男修诧异的眨了眨眼睛,似乎想不通,这不是开玩笑么?怎么还生气上了。

  本来以为这件事定了,却没想到云朝还是拦住了他们“魔修诡计多端,外面还有个化神期的魔修,你们这样做实在是太冒险了。”

  有人终于有些不满的拧了下眉头“那化神期的修士不是在由苏道友和魏道友牵制着呢吗?怎么会突然转头攻击我们?云道友你思虑太过。”

  “你们身上都有伤在身,便是出去了,也不见得就……”

  “云道友。”那位妙法仙门师兄的脸上已经浮现出了一丝怒意,连叫起云朝的称呼都带了几分不客气“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是对服几个没什么危险的小喽啰,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止。”

  云朝脸色有些泛青,索性也懒得再和他虚与委蛇“我到底为什么阻止,我以为你是最清楚的。反倒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忽悠大家离开这阵法,又是为了什么?”

  那人冷笑了一声“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这些城池,为了帮助苏道友退敌!”

  “帮助,你确定,我们出去是帮忙而不是添乱?”

  “云朝!你是看不起我们吧,你觉得我们实力不够,出去了就等同于添乱是不是!”

  “别人也许不会添乱,你敢指着天发誓,你不是出去添乱的么?你敢指着天发誓,你和魔修没有半块灵石的关系么?你敢指着天发誓,你真的是全心全意在为了道修,为了你所谓的正义在考虑的么?你又敢发誓,你不是在故意引导别人,将矛头对准我么?”

  那人瞳孔不明显的收缩了一瞬,停顿了一瞬。

  但也就是这一瞬被人察觉到了,都是宗门内的精英弟子,没有人是真正的傻子,便是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受到了那人的语言影响,在云朝的一句句逼问之后,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那人赶紧调整了下自己的心绪“你突然说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做什么?”

  云朝也不理他,只是在他面前一遍又一遍的踱步,自顾自的说着“你一直都忽悠别人出去,但自己却不行动,是在等着将所有人都骗出去了,再出去么?”

  “你别胡说八道!”

  云朝冷笑,指着之前第一个要冲出去的弟子道“真正冲动愤怒的人,根本不会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说个不停,而是真正的有所行动,就像他一样。

  而你从头到尾都是在假装愤怒蛊惑人心。”

  那人脸上的笑意比起云朝更冷“我现在合理怀疑,你是魔修那边的细作,目的就是为了在我们之间挑拨离间吧。

  你不停的阻止我们去协助苏玖,其实是为了让她和魏昱直接死在魔修的手里吧!

  说吧,你到底是谁?你根本不可能是云朝,我们知道的云朝勇敢正直,苏玖是他的至交,魏昱又是他最尊敬的师叔,而真正的云朝根本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陷入危险之中!”

  不得不说,这细作远比想象中的要聪明,因为他的话可以说毫无漏洞。原本就游移不定的人又有了怀疑。

  只有天音阁的那位师姐,视线始终在妙法仙门弟子的身上。

  天音阁其他弟子都牢牢的围在那位师姐的身边,显然这位师姐的身份,在天音阁也据有一定的特殊性。

  云朝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宝,那长剑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晕,金灵气环绕在其周围熠熠生辉,显得十分的绚烂。

  “没有怨气,没有魔气,没有易容,没有经历过夺舍,请问这样证明是否足够?”

  于是众人的目光又转向了那妙法仙门的弟子。

  那人轻蔑的看了云朝一眼,随即也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宝“这能证明什么?证明自己还是自己?那我就更想不明白了,你到底是为了说什么要残害自己的好友和长辈……”

  说到这里那人不禁顿了一下,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一般“你不会是被魔修买通了,才这么做的吧。”

  云朝今天才知道什么叫被人倒打一耙的憋闷。

  如今这位妙法仙门的弟子显然也是没有更好的计策了,才将这口大锅丢在云朝的身上。因为他知道,云朝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如今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可以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共存的可能。

  就算他现在不说,等会儿云朝也一定会说出来,倒不如先发制人……

  云朝直接被气笑了“既然你已经认定了我是细作,那么想来,小小的发上几个誓言,对你来说也没什么影响吧。或者我们一起发誓?”

  那人的面部表情僵硬了一瞬,他本来以为都已经绕过了这一茬,没想到云朝还记着。

  “像你这种心术不正之人已经开始耍这种无聊的把戏了么?怎么你是想为了魔修拖延时间?”

  这回不等云朝开口,一个女声便先传了过来“发个誓能耽误多少时间,倒是你顾左右而言他,浪费的时间岂不是更多?”

  说话之人正是之前一直冷眼旁观,不做表态的那位天音阁女修。

  那人见云朝有人帮腔,眼底划过一抹厉色。

  谁想那女修也不是常人,一眼看穿他的计策“还是说,你打算将我也同云道友这般,一同定为细作?或者是,凡是帮云道友说话的人,你都打算让其变成细作?”

  一看事态马上就要变得不可收拾,一个妙法仙门的弟子赶紧出来打圆场“大家彼此之间是不是存在什么误会啊……”他其实现在也还是蒙着的,甚至有些想不明白,朝夕相处的师兄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不管怎样,还是先将目前的情况平息,回头再悄悄和师父禀报师兄的异常……

  如果师兄没有问题自然皆大欢喜,如果有问题,也不能就这样让对方当场揭露,毕竟这丢的是妙法仙门的脸。

  不过几百年的时间,他们宗门如同个筛子一般,细作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出,如今妙法仙门虽然明面上还算得上平静,但暗里其实早就成为了某些人口中的笑柄。

  先有易封尘再有左可心,现在又来了一个。

  你说吧,别人家也不是没有细作,但人家就是能做到,将那细作偷偷被发现又悄悄被处理,只有他们家的细作,每次一出,震惊沧境,就特么的离谱。

  那小弟子有些心脏不好的捂了捂胸口,虽说平日里和这位师兄的关系也不是那么的亲近,但现在却也不得不护着一点。

  想到自家宗门和妙法仙门之间的关系,多数人都没再开口逼着对方发心魔誓,不过心里却已然有了偏向,而看向那位妙法仙门的师兄的目光也不再友好和善。

  这种人留给他们自家宗门处理再好不过。

  只不过这里的弟子并非都愿意给妙法仙门这个面子,总有那么两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愣是看不清形势。

  “有什么可误会的,不过就是一个心魔誓,他敢发,我们就信。”

  那人大概也有些急了“你们莫要太过分!”嘴上这么说,他心里其实已经急得有些上火了,这些人似乎已经认定了他是细作,谁都不说只是为了给妙法仙门一个面子。

  而他也确实是个细作,这件事情经不起调查,回去之后一被审问也是必然露馅,实在不行就跑吧,像当年的易封尘一样,不回宗门直接离开,反正灵石已经到手了大半,目前这个任务完不成顶多拿不到尾款。

  尾款,一想到那么大一笔灵石和他挥之交臂,他心里还是有点难受,而这点难受,在他看向云朝的时候又变成了憎恨。

  他看着半空中和苏玖交手的魔修,眼底划过一丝明灭不定,这个时候逃跑的话,他应该不会注意到他的存在吧……

  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已经没有人再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了,那人勾了勾唇角,开始不动声色地朝着后方撤离。

  就在他即将撤离成功之际,他的衣袖突然被自家的小师弟拽住了。

  “师兄你要去哪里。”那小师弟眼底充斥着怒火,但更多的还是不可置信和伤心。

  他一直暗中防备着师兄,就是怕他会偷偷逃跑。

  当时,他在做了这个决定的时候,有歉意也有不安,想着回去查明情况之后,如果师兄真的是被冤枉的,他便是拼了命也要带着弟子打上流华剑派要个说法。

  却没想到自家的师兄竟真的打算逃跑,逃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坐实了自己是个细作这件事!如今众目睽睽之下,所谓百口莫辩,不外如是。

  那人似乎也没想到,最后这拦住了自己去路的竟会是自家的小师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脸上早已没了之前的那份正义,除此之外,他的眼底还充斥了浓烈的戾气。

  或许是二人之间拉扯的动静有点大,陆续的其他人也都会过了头来。

  场面一时间陷入了一种莫名的尴尬之中。

  那弟子见情况彻底无法挽回,也是发了狠,不知道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什么东西,直接朝着人群中间抛了过去。

  东西落地,散发出一阵浓重的黑雾,瞬间便铺盖了整个阵法。

  有人习惯性的想要离开,却听云朝道“屏息,别离开阵法范围。”

  众人在慌乱了一阵之后,便安静了下来,又过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黑色雾气也逐渐散去。

  修士之中的几个医修,赶紧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无碍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其中一个医修对他人解释道“方才的黑色气息应该只是对视线有影响……”

  然而那医修话尚未说完,便突然被人打断“那个妙法仙门的弟子呢?”

  众人这才发现,那人不见了,这其中妙法仙门的其他弟子脸色最为难看,毕竟他们都知道妙法仙门大概又要丢人了。

  碍于妙法仙门的弟子在场,倒是没有人直接表达不满,但是看向他们的目光总有那么几分诡异。

  最后还是宁帆身边的一个执法堂弟子开了口“别看了,谁家还没出过几个败类。另外,人都已经死了,再追究也没什么意义。”

  死了!?

  这个消息直接惊住了在场的众人。

  最后那执法堂弟子指了指众人身后的不远处,那是一个被魔气腐蚀的几乎看不清面容的尸块,除此之外,尸块附近还散落着手臂大腿等等的肢体关节。

  这些尸块上散发着浓郁的魔气,绝非一般修士可以触碰,一看就知道这一切是谁所为。

  “看明白了么?踏出阵法,这就是你们的结局。出窍修士在化神修士的面前,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便是相隔几十丈远,要想取你性命也不过瞬息之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